第29屆大專營心得分享

--Hemavatii

一月二十二日坐高鐵到台南,再搭計程車到玉井,一路想著自己能為學生營做什麼?煮飯的功夫不行,每次都在外頭洗菜、切菜,好像貢獻不大。教瑜珈許多人都比我專業,忝為瑜珈老師有點汗顏。不過,今年的新年喜悅訊息說,不要感覺個人渺小、微不足道,下了堅定目標,勇往直前!因此,放下各種審查稿、編輯論文的繁雜工作,不管三七二十一到玉井了。

玉井的空氣依然清新,晨間的靜坐特別深沈,一早就充電飽滿。在營隊中發現年輕人都很認真,像生活組長Aranii每樣菜都秤重,每餐份量拿捏的剛好。媽媽們切菜也都中規中矩,符合《倫語》說的「食不厭精,膾不厭細。割不正,不食。」在這樣的氛圍中,煮出來的食物有特別的能量。主廚說少了香菜,我就跑到菜園採香菜,看到菜園種玉米、蘿蔔、甜菜、高麗菜等,一片欣欣向榮!我覺得應該棄甲歸田,當農夫比較快樂!

廚房的媽媽們一起聊天,聽了許多故事。其中一個故事是從前有位瑪琪來自別的道場,可能有點超能力。第一次到玉井感覺這裡像天堂,他很投入地參加活動,唱kiirtan也很虔誠,因而吸引許多同好。有一天,他發現阿南達瑪迦不能滿足他的需求,斷然離開。賣了房子、辭了工作,轉到中部某道場修行。跟隨他的人都走了,也都放棄吃素等。在某次的閉關時,他中風去世。我聽完就想到《喜悅傳記》一書上說的,瑪迦的修行會遭遇各種考驗,一定要想辦法撐下去,過了這階段海闊天空。其實,心無所求遵守至上戒律,持續靜坐,就是上師恩典,哪需要什麼超能力。

我常覺得自己學瑜珈的過程很像《射雕英雄傳》的郭靖,拜師十幾位。十八年前在中研院成立阿南達社,瑜珈老師都是阿黎,或幾年換一位;或來代班的,常常換老師。每位老師都有他的專長,跟著學習總是有收獲的。學瑜珈符合我的個性,因為做研究工作,換一個研究項目就得重新學習,一輩子都在當學生。天天關在研究室,和社會有點脫節,與年輕人沒有共同的生活經驗,也不知道他們心裡想什麼,難免會有點緊張。不過,每人都想追求健康,把自己學到的瑜珈告訴學生,讓他們有興趣後,可以找更專業老師,就不會壓力太大。學生課後願意來討論個別身體情況,我也盡己所能的解釋。幾天相處下來,覺得學生很可愛,沒什麼代溝,他們很親切叫我「黑媽媽Hemama」、「阿母」,甚至叫「外婆」,我說隨便啦!高興就好。

學生營中遇到二十幾年前認識的達達,目前在非洲迦納工作,他說那裡的小孩沒機會上學,我們討論一陣後覺得過年期間去龍山寺唱kiirtan募款,應該可籌到一些錢。大年初一,有九位達達嫡嫡到家裡來吃午飯,飯後三位達達嫡嫡等去龍山寺唱kiirtan。蒙古嫡嫡的歌聲嘹亮,吸引許多聽眾捐款,看到每個人都非常和善,連唱三個小時都不累,直到日暮時分大家才解散。

每年參加寒暑假的學生營,今年添加助唱,算是新的寒假作業吧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M 的頭像
AM

大專青年瑜伽靜坐體驗營

A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