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五清晨五點,從溼答答的空氣裡一下子驚醒。真正意識到自己腳下踩著硬地,抬頭已看見「大圓滿道場」幾個字,金色的暖光一下子突破颱風的灰濛氣息,彷彿是在歡迎我──我肩上揹著的是清晨時才匆匆爬起收拾的行李,背包因為東西硬塞而歪扭的姿態呼應著我打從心裡沒準備好的彆扭。

  「圓滿」,在心裡多次默唸這個詞。當下忽然覺得所謂「圓滿」,大概就是像「臺中以南只有臺南不放颱風假」那麼莫名的事吧。  

  第一天,還在調整適應。學習半浴與刮舌,學習赤足走路並將腳步放慢。跳著完全不習慣的Kiirtan,只覺得身體裡像是有頭力氣大的野獸在掙扎嗚咽,不禁驚奇,只是一句短短的梵咒來回唱著,也具有這麼強大的力量。十分鐘的靜坐,耳邊不聞車馬喧鬧,只是溫和婉轉的鳥叫蟲鳴。晚上糊裡糊塗地睡著了,只覺得木頭地板的味道和沒有灰煙塵埃的空氣非常香。

  第二、三、四天,每一個體驗都是大震撼。從一早被Kiirtan叫醒(這可能是我所能想到最美好的一種起床方式),之後的瑜珈課(大家總是非常認命地的使勁彎一彎自己有點僵化的身體,並在老師宣佈「大休息」時發出有解脫意味的嘆息),漸漸習慣的半浴、Kiirtan和靜坐,到每一堂精采的課程與活動,以及每一餐像加入了魔法一樣美味又營養的食物,所有的小細節都被體貼的工作人員們照顧得好好的。小組員們也從原先的陌生到逐漸熟悉,成為一群雖擁有不同背景,仍可以毫無隔閡相處,努力付出真心一起生活的一群人。

  還記得虔誠之夜的溫暖燭光晃呀晃的只是越發照亮我們的心靈嗎?還記得RAWA晚會上「用愛擁抱世界與自己」所有人一起賣力的最佳演出嗎?還記每一次的Kiirtan、靜坐與梵唱如何使我們更加接近自己與彼此的心嗎?

  還記得從什麼時候,我們開始習慣在見到彼此時低頭靜悄悄地對對方說聲「Namaskar」嗎?

  最後一夜的三小時Kiirtan,人們成了圍繞著同一個中心的兩個圓圈。四周是昏暗的,閉上眼反而看見了明亮的光。那光彷彿是帶領著我們循著自己的歌聲、自己的步伐前進,並逐漸與其他人的信念合一,融成一整片橘黃色的暖光,去照耀這世界上所有的虛無,而一切終於得以完整,不再有缺憾。張開眼睛,目光接上照片裡Baba和藹的雙眼,我忽然明白這才是「圓滿」,而我終於在這裡頭找到完整的自我,不再失落。 

  返回臺北已是晚上十點,車站一帶仍舊喧鬧如昔,但我知道,我已經找到了最珍貴的寶藏。不在任何地方,只在我自己的內心。

  感謝總召對於大大小小事情的辛苦規劃,感謝值星每天喚醒我們的甜美歌聲,感謝Dada和Didi們的演講、靜坐指導與解惑,感謝講師們精采並發人深省的課程,感謝活動組用心可愛的演出、影片與安排,感謝生活組充滿愛心的每一餐,感謝美宣組的認真努力,感謝組輔們幾天以來無微不至的照顧。

  感謝每一個你,不對,是我們。

  Namaskar。

 

--第28屆學員--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M 的頭像
AM

大專青年瑜伽靜坐體驗營

A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